唐昌付堤新闻>社会>故事:留在手机里的秘密 > 正文

故事:留在手机里的秘密

在医院里,夏勋把电动车扔到楼下,穿着高跟鞋跑上楼。视线中,家里的长辈和亲戚都聚集在一起,夏勋怔怔地站在那里,直到有人拉着他的胳膊才继续前行。当夏勋跟着一群人把顾里的牛奶拉回到家乡时,整个人的意识仍然模

每天读这个故事应用作者:温暖的烟

电话铃响的时候,夏勋正站在讲台上,头上拿着半支粉笔,他热情地对讲台下毛茸茸的脑袋一个接一个地说着“活着”。

这个年龄的孩子现在根本不明白生活的意义,用勉强无聊的心情来加强精神,也许是因为夏勋的声音很好听,他成了神。

这个铃在空教室里听起来不合适。就连正在讲课的夏勋也花了半拍才反应过来,低下头滑下挂机按钮。

“男孩女孩们,最后只剩下傅贵了。你知道……”

铃声又响了。

"对不起,老师接了电话。"

夏浔瞥了熟悉的电话号码一眼又打来,拿着手机走出了教室。是她父亲打电话来的。要不是有急事,她不会在上课时打电话来。

不知怎么的,她产生了一点不安,随着她的心的位置抽动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她接通了电话:“爸爸,怎么了?”

电话里,一个夹杂着砂纸的低沉声音传进了耳朵:“你阿姨正在医院抢救,快来医院……”

啪的一声,他手里的粉笔被硬生生折断,白色粉末掉进指甲盖,本能地挂了电话。

转身走回讲台,向学生们的疑惑移了移嘴唇,花了很长时间组织语言:“学生们,老师有急事要离开,你们呢...自学。”

夏季逆变器骑着电动车在路上疾驰。这只是一点工作。路上很少有人。回忆涌上心头,都是关于顾里的牛奶。

自从春节以来,这位老人已经住院好几次了。他年纪大了,有心脏病。他没听到他表弟说他昨天就要出院了吗?

在医院里,夏勋把电动车扔到楼下,穿着高跟鞋跑上楼。

在三楼,她退后一步,听到一声熟悉的哭声。

视线中,家里的长辈和亲戚都聚集在一起,夏勋怔怔地站在那里,直到有人拉着他的胳膊才继续前行。

走进病房,床上的人静静地躺着,和睡觉没什么不同。

或者...晚了一步。

“来,史蒂夫,你奶阿姨...没有...营救……”表哥夏智眼睛红了一圈,对夏浔说着这个事实,夏浔粘在床上,不敢用力,害怕眨眼,眼泪就出来了。

医院很快就赶来了。当夏勋跟着一群人把顾里的牛奶拉回到家乡时,整个人的意识仍然模糊不清。

明明笑了笑,几天前拉着她的手,问她什么时候能谈谈她朋友带回来看她的人。为什么它们突然消失了?

夫人和叔叔安排了谷奈的葬礼。夏至过来看她的眼睛是空的,但他们只是把她拉到一边:"我们去看看我们的谷奈有什么要收拾的。"

夏智比夏勋大五岁。他在一家企业工作。现在他可以独处了。他刚在年初结婚。他通常在没有适当形式的情况下玩耍。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如此严肃。

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夏芳的客厅,一张红色的小方桌,桌子上还放着一台旧收音机,被红布挡住了,是两人从未见过的一张孩子的照片。

夏至收拾老人的活体衣服,旧院子里,一个接一个来了许多人,夏浔双手冰凉,在最上面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本书,上面仍然是灰烬,夏浔小心翼翼地擦掉,眼泪掉了下来,她揉了揉眼睛,生怕弄脏了书。

一个用红布包着的小而紧密的东西从书里掉了出来。夏至听到响声后,他回头看了看:“怎么了?”

夏勋弯腰捡起来。里面有一部手机,还有两张纸质照片。一张是谷奈的一张照片,另一张是和一个男人的照片。他似乎不是叔叔。

夏至停下来,从她手中接过照片:“把它收起来。”

看他的样子,显然不想让她知道什么。

夏浔没多想,收起照片,小心翼翼地再次夹回书里。

叔叔和夫人已经讨论了葬礼的时间,也就是两天后的早上。

外面的亲戚朋友从消息中回来了。夏勋和父亲呆在旧院子里醒来。

这些天,我父亲一进院子,眼泪就不停地流下来:“你姑姑一生中尽了最大努力。我们老夏家,你叔叔阿姨家发生的一切,都是她的辛勤劳动……”

夏勋对老人的唯一印象是善良。不管年轻一代是谁,不管他们的性格如何,不管他们听不听,当他们来找她时,他们总是服从。虽然这位老人一生都住在乡下,没有文化,但他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。

平时,老人住在乡下,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什么联系,但现在夏勋已经长大了,和他祖父去世的那一年不一样了。这一次的痛苦是真实而清晰的,这是夏勋第一次真正明白什么是告别。

“你阿姨的牛奶已经喝了一辈子了。她一直很努力,没有享受到多少快乐。你叔叔很早就去世了。这两个大家庭都靠你阿姨的牛奶……”

夏勋静静地听着,没有回应。

在老人葬礼的前一天晚上,戴姆正在整理他的物品,再次拿出手机和照片,并按下手机。锁屏是夏至结婚当天拍摄的一张全家福照片。他的耳朵里有许多哭声。夏勋走到贵妇人面前,默默地把手放在贵妇人的背上,拍了拍他。

“这里有一份备忘录,虽然你阿姨没怎么读,但她一直有记东西的习惯。她对她来说是个坏人。她从不说别人不好。不管她是谁,她对别人都是真诚的。甚至这份备忘录...充满了对儿子、儿媳、孙子和年轻一代的关心……”

一行行的备忘录溜走了,夏勋在最后一行看到:“如果有来世,我会用爱来回报。”

“大,顾奶她……”

这是老人未完成的愿望,不是吗?

抬头一看,戴姆和她的眼睛正对着对方。显然,她也看到了这句话。

“你阿姨的牛奶...是一种服务的生活,这种生活一直只是为别人考虑的,这些天你可以看到,有很多人在哀悼,她在村里很有威望,村上的人不管她没和别人红着脸,这……”

我没有再问了。

直觉告诉她,顾奈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

晚上十点钟,院子门口突然传来歇斯底里的哭声。夏勋的父亲看到来人时,冲上前去说:“叔叔,你来了……”

悲伤响起,一位摇摇欲坠的老人在几个人的支持下步入灵堂。老人的头发是灰色的,眼睛凹陷了。当他看到水晶棺材里的人时,差点晕倒。他的手放在水晶棺材的边缘,额头轻轻地压在上面。“你说过你应该在今生和来生为你所爱的人活着,在来生,我会等你……”

夏勋站起来,突然想起了他不久前看到的照片——夏芳精心珍藏的照片,是不是他面前的老人?

老人坐了很长时间,不想离开。他想在水晶棺材前度过最后一夜。害怕老人的身体不能承载,到了晚上,夏勋的叔叔请她和夏智去她姑姑的房间休息。

夏浔和夏至把老人扶到房子的床边坐下。男人一坐下,眼泪就又开始流了。他干瘪的手落在床头的相框上,自言自语道:“她先去看你,让我一个人呆着……”

老人非常难过,尤其是当他看到面前的是年轻一代的时候。老人慢慢地把这个故事告诉了两个人,有时模糊,有时清晰。

老人和夏勋的姑姑夏芳和她的叔叔从小就认识了。他们在一个村庄长大,是童年的朋友。虽然夏勋的姑姑夏芳不是很漂亮,但是因为她的好脾气和真诚,很多人在她年轻的时候喜欢她。

这位老人年轻时,个性坚韧。上课时,他坐在夏芳的后面,喜欢玩她扎的辫子。夏芳没有生气,只是微微脸红,拍了拍他的手。

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他参军的那一年,夏芳去给他送行,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穿着漂亮的花裙子站在他面前,声音温柔:“你又想欺负我...不要想它。”

“这些是为你做的毛衣和手套。带上它们。参军是为了保卫国家。你是个真正的男人。我钦佩你。”

当时,中国刚刚经历了一场天灾人祸。许多地方陷入饥荒,许多人饿死。此时此刻,他是村里唯一一个主动去前线当兵的人。虽然他知道自己可能无法为国家做任何事,但夏芳尊重他...喜欢他。

他只是摸了摸后脑勺,咯咯直笑:“如果没有别的事,我就去参军,等我回来,你能娶我为妻吗?”

她捂住脸笑了。他强迫她张开双手。这两个人的眼睛对视着。风突然静了下来,只剩下两个人呼吸微弱,心跳愉快。

“我在等你。”

十年来没人预料到他会离开。

当他回来的时候,事情已经变了。他心爱的女孩也娶了一个女人。

他穿着军装,下了吉普车,向村子的东边跑去。没等任何人到达夏芳的院子,他就碰到了一个熟人。他兴奋地笑了:“哥哥,我回来了。夏芳在哪里?”

他提着的水桶掉了下来。那人只是茫然地盯着他,就像看见鬼一样:“你不是吗...牺牲了吗?”

"老李,为什么有人叫你去打水,你却又慢又懒?"

他的喉结滚动着,眼睛发酸。他们的眼睛在半空中相撞。第一眼看到他,她的眼睛震惊了,接着是喜悦,最后只有尴尬...

老人的声音哽咽了,看着夏勋。“你这个小女孩,你眼中不屈不挠的严肃真的很像芳芳。是的,你是一家人。”

老人没有再说什么,但是后来,夏勋很小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个故事。

她听到父亲说,顾奈年轻时,为了帮助祖父存钱和补贴家庭,她辍学去打工,放弃了学习的机会,承担了半个夏天的家庭责任。

后来,夏家出了点事。夏勋的祖父被嫉妒夏家财力的人起诉到县里。之后,为了救夏勋的祖父,夏芳娶了夏勋的叔叔...

“你能成为一名护士真是太好了,但我后来还是没有放弃。你叔叔去世时她多年轻。她的家庭事务和丈夫的家庭都依靠她...后来我想再和她在一起,但她拒绝了。”

老人变老了,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话:“她只是说她为我感到难过。她一生中嫁给了他,从来不想和任何人在一起。”

葬礼那天早上,下雨了,路也湿了,所以老人没有来。

夏勋和她的家人在处理完这件事后,赶回学校解释“还活着”。看着观众那双似乎理解的眼睛,她的声音颤抖起来:“人生如此漫长,人生只有两个简单的汉字,但一个人的一生总会经历各种各样的快乐、悲伤、遗憾,没有人能活着离开这个世界。也许正因为如此,但人们会觉得生活得好是宝贵的……”

难得的是,当她下课时,观众爆发出掌声,接着是片刻的沉默。

夏勋走出教室,她的手机颤动着。她拿出手机,从夏至开始发微信:“老人也走了。他心脏病发作了。”

指尖僵住了,夏浔按出了锁屏。

抬头一看,天气阴沉,风吹过街角,她低声说道:“我已经很久没有相信前世了。这一次,我希望你真的有来世。”

那一天,老人被从旧院子里带走,回到了谷奈的家。大木拿着谷奈的手机不在。

当她走过去时,贵妇人勉强笑了笑:“你姨妈的生活真苦,但你怎么能这么说呢,幸好后来有人陪她……”

夏浔接过电话,锁定的相册密码已经解开,里面全是她和老人的照片...

那一刻,她感到了某种解脱,充满了老人的爱和遗憾。(标题:手机里留下的秘密),作者:温暖的烟雾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彩票开户网 快三平台 江苏快3 内蒙古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