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昌付堤新闻>情感>故事:结婚3年了,儿子的病我还是不敢给二婚丈夫说 > 正文

故事:结婚3年了,儿子的病我还是不敢给二婚丈夫说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张子胥

晚饭后,我丈夫推着碗,拿着手机出去散步。

天木收拾完碗碟,突然想起没有洗涤剂。她急忙跑到阳台,想给丈夫打电话给他拿瓶酒。

她推开阳台的窗户,探出头来,一眼就看到丈夫刚刚走到楼下的小花园路。

她正要给他打电话,这时她看见他停下来,拿出手机拿起电话。

她的家人住在三楼。虽然我听不见他说什么,但我能在路灯下看到他脸上的轻笑。

天木的心“咯噔”一下,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电话那头的人一定和她丈夫有不寻常的关系。

她没叫他,呆呆的看着,心里一阵苦涩。

但是我们能做些什么呢?她和丈夫第二次结婚,这对夫妇很难住在一起。

她闷闷不乐地脱下围裙,拿起手机,拨通了她最好朋友的电话。

听到发生的事情后,电话那头的朋友笑了:“啊,你是福尔摩斯还是柯南?用接电话的表情,你可以断定他有问题?你已经结婚三年了。你为什么这么不信任?看着我和我丈夫。我从不在乎他给谁打电话。”

“我们不一样,”天木苦笑着说。“你们俩是原来的一对。你的儿子也是他的儿子。他能做什么?”

“你只是想得太多了,但是你能做什么呢?“婚姻需要管理,”她最好的朋友说服她,“此外,我有内部消息,你丈夫在城市南部的老房子将被拆除。”

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这是他父母留下的,是他们婚前的财产。”天木不同意:“没有感情的钱有什么用?”

“你傻吗?至少你必须盖一栋房子,而且你几乎没有豆子可养。”我最好的朋友提醒我,“此外,你为什么多年来一直跟着他?给他照顾老人,给他照顾小的,几年前他在一次事故中摔断了腿,你还在医院里照顾他,怎么也得为自己打算?”

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“即使你知道他有什么,你也必须先忍受,然后你才能在拆迁完成后为自己获得最大利益。”我最好的朋友正在为她计划。

“事实上,即使他有事,我也不会责怪他,”天木叹了口气。“毕竟,我有事瞒着他。我想不出如何告诉他关于小豆子的事。”

“你别傻了,小豆的父亲抛弃他离开他,你还指望外人不抛弃他吗?你上一个男朋友说得怎么样?我并不在乎你的一切,但当你告诉他你有一个自闭症儿子时,他跑掉了。”

“那也不能欺骗他一辈子?此外,我不能总是让父母照顾小豆子,因为他的病情会恶化。”天木不禁为小豆子担心。这些天她太忙了。她已经一个多月没回老家看望小豆子了。

“让我们先看看,”最好的朋友劝道。“反正时间不会太长。如果他对你真诚,给你一栋房子呢?如果你不愿意放弃房子,你怎么能接受你有一个生病的儿子?”

天木又和她聊了几次,当她听到钥匙打开门时,她知道丈夫回来了,于是挂断了电话。

丈夫的表情像往常一样,好像他刚刚真的出去散步了。

天木自然不会问任何问题。一旦说了什么,他就不知道如何面对。

天木的婚姻失败了。她在很远的地方结婚,她丈夫的家人在1000多英里外。

事实上,起初她和前夫是一对幸福而令人羡慕的夫妇。他们都有相对稳定的工作,他们的公公婆婆都很善良。

结婚三年后,他们有了爱情的结晶。又白又胖的小豆的诞生给这个已经幸福的家庭锦上添花。他们的公公婆婆不能高兴地闭上嘴,说她是这个家庭的主要贡献者。

这一事件始于小豆子三岁的时候。她发现小豆子显然不喜欢和孩子们聊天和玩耍。她经常低着头玩耍,从不看人。

她带小豆子去医院检查,并断定孩子可能患有自闭症。

前夫说他咨询了专家。儿童孤独症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。儿童会有智力迟钝和明显的神经问题。虽然他们没有攻击性,但他们也是真正的精神障碍。

前夫说把小豆子送到精神病院,在专业的地方接受系统的治疗对他有好处。他们还年轻,可以再生一个孩子。没有必要把精力浪费在一个无法治愈的孩子身上。

天木从未想到他会如此无情,如果他放弃,他自己的儿子也会放弃。

更让她吃惊的是,这位和蔼可亲的姻亲也有同样的态度。三个人甚至讨论了这个问题,并轮流劝说天木放弃胡萝卜加大棒的小豆子。

天木问她的前夫,“如果有一天我得了不治之症,你会放弃治疗吗?”

她的前夫觉得她不讲道理:“明明知道这是不治之症,治疗有什么意义?”

天木觉得她可以放弃。她提出离婚,带着小豆子离开了寒冷的家。

她回到她母亲的家里,开始带着她的孩子到处就医。当她和她的父母用完他们微薄的积蓄时,她只能先找份工作,一边工作一边帮助孩子们。她的父母只是普通农民,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。她的压力显而易见。

我最好的朋友建议她,“不要这么努力,找个人结婚,你可以分担一些负担。即使他不能分享任何东西,至少还有人互相安慰,不是吗?”

然而,找个人结婚并不容易。你认为外人对父母不接受他们的孩子有多好?天木在遇到他现任丈夫之前是如此矛盾。

那时,她在医院当护士。她丈夫的母亲,后来的婆婆,生病住院了。她被邀请来照顾她。从长远来看,这两个人变得相互熟悉了。

她也想过向他解释她的实际情况,但是她最好的朋友说服了她:“你傻吗?你说他没有吓跑。”

“但是你不能一辈子瞒着他,对吗?”

“当你结婚并生活几天后,当你们的关系稳定时,你会慢慢地告诉他。”

“但如果他讨厌小豆子,我还是忍不住。”

“他对你的感情已经稳定下来,有些事情自然会得到控制和理解。此外,经过很长一段时间,他了解对方,他知道你的好处,自然会有选择。与开始时不同,你先提出自己的不利条件,然后把他吓跑?”

也许天木真的累了,想依靠她。她听从了她最好朋友的建议,把小豆藏了起来,不让丈夫知道。

她的丈夫是一个真实的人。他不想要天木婚后挣的任何钱。他知道天木是独生子,每月给天木的父母额外2000美元。

他经常说,“挣钱养家的不仅仅是男人吗?我现在生意很好,可以赚钱,所以我会留住你。如果有一天我的生意失败了,我甚至可以依靠你来留住我。”

他曾经对外人说:“田甜比我小十岁,所以我不能虐待她。也许当我老了不能动的时候,我不得不依靠她来照顾我。”

天木不知道这是不是她丈夫的真实想法。她只是非常矛盾。她几乎说了几次关于小豆子的事。然而,也许她太害怕失去这段关系。她终究没有说出来。

我丈夫有一个15岁的儿子,名叫郭瑄瑄。离婚后,他一直和前妻住在一起。然而,他的前妻突然再婚,想在国外定居。她说带着儿子不方便,所以她失去了儿子。

这个15岁的男孩正处于叛逆时期,从孩提时代起就从未一起生活过。当他进屋时,他就像一只小刺猬,吹遍全身,刺伤任何被他抓住的人。

丈夫认为他欠儿子什么,不太关心他,这让天木感到尴尬。这也不在乎,不管它是什么,它使她的头和两个大。

这个孩子不知道他是否已经转到另一所学校,也不适应这所学校。最近几天,老师报告说他逃学了,他的丈夫忙于生意,忽略了照顾他。因此,天木采取了最愚蠢的方法。她每天早上送郭瑄瑄去学校,中午放学后准时去接他。她下午送他回来,放学后去接他。

经过一个多月的忙碌工作,宣萱不能逃课,但她不能经常去看小豆子。

她甚至没有时间看红豆。自然,她没有时间关心丈夫以外的人。虽然她偶尔会看着丈夫在背后故意接电话,但她想,我们还是等到房子被拆了再说,尽量让丈夫给她更多的钱,这样她就可以给小店看病了。

这一天,看到现在接待郭瑄瑄还为时过早,她忍不住和小豆子拍了一段视频。小豆子也没有给她打电话,只是静静地坐在小长椅上,玩着他的小魔方。

虽然天木的父亲拿着他的手机喊着让小豆子和她说话,但小豆子没有理睬他,喊完之后把他藏在了天木母亲的怀里。

天木感到难过,但她目前没有多少钱去看他。

这样的耽搁让她想起了看时间,发现已经过了郭瑄瑄学校一点点。

学校离家只有十分钟的路程。这个15岁的男孩应该已经回来了,即使他没有去接他。然而,他仍然缺席,天木不禁担心。

郭瑄瑄今天值班。他故意拖延,完成后不情愿地走出学校大门。他只是想让这个烦人的女人再等一会儿。

但是当我向校门外看的时候,那个女人没有等到校门。他感到沮丧。是的,就连他自己的父母也不想控制自己,像个球一样把自己推来推去。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怎么能指望自己有这么多的心呢?

他低下头,默默地向家走去。

熟悉的路线,但今天没有女人陪,他觉得无聊。看到他穿过小巷,又转过身去,来到自己社区的门口。他犹豫了一下,所以他回家或者藏起来让那个女人找到自己。

我正想着它,这时我来到了小巷的一小部分,突然几个人从大垃圾箱旁边走了出来。他认识的第一个人是学校里的小霸王,他经常为了钱拦住他的同学。

“怎么会?你不觉得吗?”小霸王只有15岁或16岁,他稚气的脸带着邪恶的笑容挤出来:“我怎么能尊重你要几美元,甚至给我丢脸呢?今天,看看你要去哪里。”

郭瑄瑄心里一沉,回头想跑,不成想身后有人早就堵住了。

“你想要什么?”他假装平静,但握着包带的手指微微颤抖。

“为什么?我会教你如何学习规则。人们一天付五美元,你一天后付十美元。今天我要告诉你不服从的后果。”小霸王说。

“别跟他胡说八道。他拿到钱后,我们就喝一杯。”接下来几个赤裸胸膛、满肚子纹身的年轻人说,“把他的钱交出来。我们做不到。你是未成年人。这样做并不违法。”

小霸王把宣萱压在墙上,开始搜寻他。他把找到的钱作为财宝送给了几个人中的老大:“大哥,你看,还有不少,200多万。我说这个男孩有钱。”

大哥接过钱,开心地数着:“是的,以后在学校试着问问他,让他明白一些规则。”

小霸王连连点头: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说完,还给宣萱宣了一拳。

郭瑄瑄绝望了。他知道今天的打击不会消失。

大哥也很骄傲,拿出一支烟叼在嘴里。他站在一旁,一边拿出打火机点燃香烟,一边看着戏剧。

然而,在打火机触到香烟之前,有人突然从后面狠狠地踢了他一脚。他走了两步,一只狗吃了屎,摔倒在地上。

这一突然的变化震惊了几个人。

郭瑄瑄转头看过去,看见天木抬起另一只脚,干净利落地踢倒了另一个人。

剩下的两个反应过来,齐琦冲向天木。

天木躲开了她前面那个男人的攻击。当那个男人正要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,她突然站起来,用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踢了踢那个男人的后脑勺。

冲过去的那个人立刻停下脚步,说道:“是吗...你练习过吗?”

天木在业余时间捋了捋头发:“是的,经过几年的自由搏击练习,教练说我太难练习了。”

几个人面面相觑,同时开始奔跑。

天木走到宣萱轩跟前,看着满脸瘀伤的宣萱。她感到苦恼和自责,但也有些生气。她忍不住扇了他一巴掌:“你傻吗?你不能跑吗?这么老实让人玩?挨打疼吗?”

许多年后,郭瑄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。最令他感动的是天木的一巴掌,他说这让他感觉像他的母亲。

然而,这是另一个故事。当天木带他回家时,他为他制定了一个训练计划。每天早上六点起床,跑步半小时,和她一起练习半小时拳击。晚上晚饭后,她带他去健身房一个小时。

“如果你练习得好,我保证,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,你就能独自对付五六个歹徒。”天木是如此有把握。

结果,她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更加忙碌。她只是偶尔有时间去看一下小豆子,但她也来去匆匆。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。

丈夫也越来越忙了。他只有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才能看见人。此外,她发现他身上总有医院消毒剂的味道。

有一次,她听到丈夫在浴室里低声接电话,只隐约听到他叫“宝贝”,声音是那么温柔,充满宠溺。

他的新情人在医院工作吗?她猜到了。(作品名称:丈夫的秘密,作者:张子胥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推荐文章RECOMMEND